站内所有课程均来自第三方权威平台,安全可靠,请放心学习!请勿与老师或机构进行私下交易!若有老师向你提出私下交易,请立即投诉!
快去看书

一面对父母,我就不能好好说话?

心理测评 2019-07-09 397人已学习


“期望是愤恨的前身。”

@克里斯多福·孟

壹:谁是你的心灵港湾?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在这样的语境下,家,似乎是一个很有归属感的概念。

还记得《春光乍泄》中,梁朝伟扮演的黎耀辉看到张震扮演的张宛,说

“他才明白原来小张可以开开心心地在外走来走去,是因为他有家永远等着他回。”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有很多人在外漂泊,并身处逆境时,往往会有思乡之情。

对于有的人来说,父母家就是这样一个心灵港湾:

既是出行探索的起点,也是出行探索的终点。回到这里,会感到舒适,安全。这里是一个消除压力的好地方。

不过对有的人来说,父母家却不是这样。每当回到父母家,他们感到十分不自在,每每想到回父母家,就平添许多新的压力,更不要说消除原有压力。


扫描下方二维码,测出你最依恋的是谁

一面对父母,我就不能好好说话? 

贰:你与父母多亲密?

   

前几天,朋友问我,就快回家了,感觉怎么样,我说除了见父母感觉很好以外,其他倒没有什么特别的。

而她却不同,她表示已经非常想念父母了,即使父母两个月前刚过来看望她,并待了一个月。

对于她来说,父母就像闺蜜一样。虽然已经在外生活8年,她和母亲的关系一直很亲密,能每天与母亲通话,讲讲工作,讲讲生活,自己碰上的开心与不开心的事。


她和父母如此亲密,让我不禁想起我另外的几个朋友。听他们的描述,让我觉得,他们所有痛苦的来源,都来自于父母与他们的“恶性关系”。

他们没有办法敞开心扉与父母谈论任何事,父母对他们的行为总是有很多批判与不接纳;在他们有需要的时候,父母并不愿意支持他们。他们告诉我,他们不愿意回家,也并不想家。

有句话,曾经很流行:我们往往把最恶毒的话,留给最爱你的人。

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安全感所致,因为即使恶口相向,关系也不会因此破裂。因为这份关系经得起我们的任性。

但也有心理咨询师认为,这是因为我们忍耐力到了极限。因为我们对父母一直无法说出真心话,装做很懂事的样子,隐藏自己的真心,直到长大成人都无法改掉这种习惯。

事实上,不光只是对父母,这种人际关系的处理模式,会让我们变得连对父母以外的人,也无法说真心话。这种状况不断持续,会让我们内心累积太多“秘密”,不停地忍受。


扫描下方二维码

测出你最依恋的是谁

一面对父母,我就不能好好说话? 

叁:你与父母的互动模式

 

说到这,就不得不说来谈谈与父母的依恋关系。这种互动关系虽然发生于我们出生不久,但它却几乎没有随你的成长而改变许多,甚至有可能呈现在我们与我们的子女关系中。

我们曾经尝试过,把自己的所有需求都真诚地暴露在照料者面前,但久而久之,我们往往发现,这种真诚,并不是最有效的相处模式。

熟悉依恋关系的读者,对心理学家Bowlby都不会陌生。这位心理学家对照料者不在场时婴儿的反应十分感兴趣。

他认为,作为一个小婴儿,为了生存,往往会用各种策略来吸引照料者的注意,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如果照料者对婴儿来说,就在附近(nearby),不难去到身边(accessible),且对婴儿的需求很敏感(attentive)。婴儿往往感到自己被爱,感到安全,能自信地探索周围环境,把照料者当成安全基地(secure base)。

不过,心理学家Ainsworth在研究婴儿-照料者分离试验时发现有60%的婴儿,能将照料者当成安全基地,能以之为中心外出探索,感到危险时,又回到照料者的身边;约有20%的婴儿,则拒绝离开照料者,仅靠在照料者身旁;还有约20%的婴儿,能离开照料者,但他们并没有把照料者当成安全基地,有些甚至去找别的工作人员。


(回来这里,爱我!)

这说明,早在幼时,我们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了。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认识到照料者不能完全照顾到我们的需求。

事实上,即使饥饿与安全引发的焦虑被解除,在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点滴,都能引得婴儿焦虑,使得他们想要从照料者那里得到安慰。Bowlby把它们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婴儿的自身情况,包括:疲劳,饥饿,疾病,疼痛,寒冷,等

比如病倒的时候,突然想念家里才能吃到的XXX

第二类是与照料者相关的情况,包括:照料者的冷漠,离开,不愿意亲近婴儿,照料者把注意力转向别的婴儿……

比如,发现妈妈竟然把自己给别人抱,发现妈妈竟然在抱妹妹;发现妈妈竟然在抱表弟;发现妈妈竟然在抱别人家的孩子……

我想这大概是为什么兄弟姊妹容易爱恨交织,相互羡嫉的一个原因吧……


第三类是环境带来的,包括:外界批评,被人拒绝等。

比如好不容易表白,竟然被发好人卡……


(呜呜,我要妈妈……)

心理学家Baldwin发现在与照料者的互动关系中,婴儿会逐渐发展出不同的(if-then)关系原型。

比如,总被积极回应的婴儿会发展出这样的关系原型:

如果我需要父母帮助的时候,他们会来帮助我。

在这样的心理原型下,幼儿确幸照料者是爱他们的,能给他们支持的。因而他们能与照料者建立信任感,认为与他们在一起是舒服而安全的。

而当婴儿的需求总得不到满足时,婴儿心中往往就不再确信,照料者能够及时回应他们了。

他们的关系原型往往是这样:

如果我需要父母帮助的时候,他们很可能不帮我,或帮不了我。

在这样的心理原型下,幼儿不确信照料者是爱他们的,不确信自己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因而他们很难信任照料者,不认为与他们在一起是安全的。

于是他们就发展出两种策略:

第一种即抓着照料者不放,用各种方式,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寻找确认的眼神,希望重拾照料者的支持;

第二种即放弃寻求来自照料者的积极回馈,压抑自己的焦虑,显得无所谓。

以上两种,既是焦虑依恋风格与回避依恋风格的雏形。

一面对父母,我就不能好好说话?

在这两种依恋风格下成长的子女与父母的关系往往是紧张的。同时也不难想象,在没有信任关系的基础上,要推心置腹,促膝长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比如焦虑依恋下的他们,在父母面前总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也许他们在外人面前很受欢迎,但回到家里,他们依旧得到更多父母的认可,很在意父母的意见,希望成为父母期待中的自己。他们往往特别关心父母,但同时又很难在父母的回馈中得到满足。

而回避依恋下的他们,往往与父母一种难以描述的生疏感。他们显得非常独立,注重自己的个人生活,不愿意父母参与到自己的生活当中,也不习惯寻求父母的帮忙。他们用生命保持着个人的独立。


扫描下方二维码

测出你最依恋的是谁

一面对父母,我就不能好好说话?

肆:依恋关系背后,你多爱自己?

事实上,在婴儿-照料者关系的学习中,幼儿渐渐把这种关系内化成于自己相处的模式(self-esteem),与他人相处的模式(sociability)。

我和大家都值得被爱

安全依恋关系下的孩子,由于照料者总是在需要的时候能够给予积极回馈,孩子往往认为他人是值得信赖的,且自己是值得被爱的。他们往往能获得较高的自尊水平,以及较高的信任水平,能很好地适应社会。

我不值得被爱,我没有别人好

焦虑依恋关系的孩子,往往认为他人不给自己积极回应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不值得不爱。所以,他们往往认为他人比自己有能力,而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因此,其实不难发现焦虑依恋关系下的孩子有些自卑,但善于称赞他人,同时也希望得到他人的认可与赞许。他们往往夸大自己对别人的需要,只是因为害怕不被认可,才过分要求。

我爱我自己,我不需要别人的爱

回避依恋关系的孩子,往往认为他人不值得信任,也不会支持自己。所以,他们往往通过自身努力来获得成就,避免也不太会和他人交往。因此,其实不难发现这些人往往有点高冷,不善于表露真实感情,自我中心,也不太能理解他人。他们往往认为他人的认可与赞许是理所当然的,但事实上他们“被拒绝”是他们最大的痛点。

我不值得被爱,我害怕别人爱我

至于焦虑回避关系的孩子,他们往往认为他人不值得信任,自己也不值得被爱。这些孩子往往在成长中遭遇重创(比如性侵)或丧失过至亲。他们往往希望亲近他人,但又不信任他人,害怕自己因此受伤。他们总是显得战战兢兢,羞于表达自己的喜爱。

在父母面前,你更像哪一种?你能在父母面前真实表露自己吗?


扫描下方二维码

测出你最依恋的是谁

一面对父母,我就不能好好说话?

伍:心灵港湾的延展

现实很骨感,与照料者的关系的好坏多少有运气的成份。但照料者并不是我们唯一的心灵港湾。我们与他人的关系,并不是我们与父母的关系的复制品。

有不少人相信,我们会找一个与父母相似的人在一起。但事实上,相关的研究发现,子女-父母依恋关系与恋人依恋关系的相关性处于0.2-0.5,也就是轻度-中度相关。

相信有不少朋友通过自身经历已经发现,即使与父母的关系不太佳,自己的知己,自己的子女,或自己的恋人,也能成为是自己的心灵港湾——一种相互信任且亲密的关系。有些事情,当我们对自己的父母难以启齿时,我们往往可以向其他的人倾诉。

但是,不太好的消息是,要改善与父母现有的依恋关系并不太容易,因为根植于依恋关系内部的反应模式往往比较稳定。

不过,意识到现在的我们是成年人,已经不是曾经幼时的自己,往往是改善关系的第一步。因为这一认知至少让我们有勇气,重新面对旧时问题。

以上。

扫描下方二维码

测出你最依恋的是谁

一面对父母,我就不能好好说话? 

版权声明

本文素材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相关版权属原作者,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授权发表,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kqksnet@163.com

继续浏览有关 两性亲密关系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