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去看书

我的夜店女老板

查看其他有关 女频小说 的文章

 

我的夜店女老板

  周青一直觉得,以自己的条件能找到韩彩玉这种漂亮,身材好,高学历的女朋友十分的幸运,所以恋爱中,他总是竭尽全力去为对方着想,自认为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   两人已经恋爱四年,又是大学同学,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在女友的催促下,他鼓足了勇气,买了一大堆礼物和韩彩玉一起拜会他的父母。   谁想到,刚进门叫了一声叔叔阿姨,韩彩玉的父亲韩阔海就抢过他带来的礼品丢出了门,韩母更是准备好了扫把,再不走就一点面子都不留。   韩彩玉气急大哭央求父母,周青失魂落魄的从韩彩玉家走了出去。   身后韩彩玉和她父母的争执声隐隐飘来……   “你图他什么?他爹就不是好东西,你难道不知道。他自己本身也没什么正当工作,跟他爹肯定一路货色。你傻不傻,嫁给他以后有你后悔的……”   出了小区,整个人被风一吹,心阔神怡,周青忽而笑了起来。   哭能如何,央求又能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   韩彩玉父母今天的举动代表着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既然如此,何苦再怨天尤人自暴自弃。   回到租屋内,韩彩玉电话旋即打了过来。   “周青,今天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我爸妈了解你之后,会同意咱们在一起的。”   “没用的!”   “你连努力一下都不愿意?”   “为了你,我愿意做出任何努力。但你父母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你认为我该做什么才能让他们对我解除那种接近侮辱的成见?” 周青尽量让自己语气变得平和,心脏却像是一下子被掏空。   人非圣贤,四年的全部付出换来如今局面,他除了强撑没有任何办法。   怪只能怪自己没有任何能力,除了习练过几天拳法,根本就没其它擅长之处。   将心比心,韩彩玉父母举止或许捧高踩低了些,可换成他自己的女儿,只怕也不会同意嫁给自己这种家庭。所不同的是方式会婉转,结局却一样。   挂断电话,周青睡了一觉。   醒来之后换衣打扮,洗了把脸,镜子中是一张有些苍白,还算俊俏的脸,这或许是他整个人唯一的优点了,当然这种优点对周青来说更像是一种讽刺。   打开手机,韩彩玉发了很多条短信。   大意是她不在乎他的家庭,不在乎他有钱没钱,有房没房,她只在乎他这个人。   周青却随意收起了手机,换衣前去上夜班。   他了解韩彩玉,什么都好,惟独缺了一些主见。换句话说,她并没有勇气和自己去做一些偏执的事情,所以这些话不管多么信誓旦旦和甜蜜,周青都不敢再当真。而且,他已经耽误了韩彩玉四年,如果说两人迟早会有分手的那一天,不如趁此狠下心来,当断则断。   周青本职是一名陪练员。陪练,简而言之就是拿着护具配合拳手练习,需要一定的技术性。所工作的天龙拳场也属市内很有名气的一个地方,近期因为抽调精英前去参加一场很正式的赛事,导致拳场所有不相干人等全部放假一个月。   放假意味着没有收入,周青等不起,趁着放假机会找了一份兼职,在一家KTV里做服务生,晚八点至凌晨。   金莎KTV就是周青现在工作的地方,地处滨海市中心的芙蓉街。   芙蓉街应该说是整个滨海最负盛名的一条街道,KTV,酒吧,夜总会,主题酒店应有尽有。每到夜晚,霓虹刺目,DJ音乐随处可闻,来到此,会真切体会到一个现代化都市的夜晚是什么景象。   周青在金莎KTV的工作内容是最简单的那种服务生,按照钟点结算工资,有小费,没提成,虽是兼职,一晚下来却也有两三百块的收入。这还是他不善迎合的关系,和他一起入职的兼职人员,有的已经类同捡钱,拿到手软。   男人和女人其实一样,相貌俊俏一些,嘴巴甜一些,底线丢一些,在这里就能如鱼得水。周青虽然来此才工作了几天,却已经见过好几个因为在此赚到钱而丢弃主业,成为真正KTV一员的。   “周青,二楼241房有客人呼叫,过去看看!”   刚换好衣服,对讲机里面就响起了主管张林的声音。   周青按下对讲机示意收到,心里却本能觉着不对劲。   金莎KTV的包房大体分三个档次,其中一楼是普通人的消费之所,二楼消费较高,一般是一些高级白领和商人。   三楼最尊,也因为价格太高,去的人自然不多,一般好几天都不开张,所以KTV的主流就是一楼和二楼。   对周青这种兼职人员来说,二楼是渴望去工作的地方,客人出手阔绰豪气的情况下,工资自然会更高。他原本一直都服务一楼,张林忽然让他去二楼包房服务,任何人都会认为是好事,只周青不这么认为。   张林这人睚眦必报,周青在最初入职的时候曾因一个不合理的要求而抗拒过他的安排,从那以后张林就不间断的找他麻烦。如今这种好事轮到自己头上,显得太不真实。   不过身在职场,想这些是没用的,他想在这里继续工作,就要听主管的调遣。   去领了果盘和酒水,周青端着朝241走去。   “青子,小心点应对。我听说241的客人是顾雅琴……”   同在二楼服务的杜飞提醒了周青一句,匆匆而过。   周青心随之沉了下去。顾雅琴,竟然是她?难怪张林会让他去服务。   顾雅琴这个名字在KTV里甚至是附近的夜场之内都声名赫赫,如雷贯耳。   不是什么好名声,而是性情刁钻毒辣,最喜玩弄年轻男子,一般被她看中的人,结果都不大好。不说别处,只金莎KTV,周青就听说了有好几个员工被她用钱和势逼迫着出去……他记得最清楚的是一个新入职的员工,因为不从顾雅琴提的那些过分要求而起了冲突。被她带来的人打断了腿,那种拿钱摔在对方脸上的行为让周青印象尤深。   应该说顾雅琴是任何夜场都不欢迎的存在,但又没有任何夜场会不让她入内,原因就是顾雅琴出手阔绰,背景上也深不可测。   周青心里把张林骂了个遍,最终还是收心来到了241房间敲了敲门。   “进!”   顾雅琴标志性的尖锐嗓音从里面响起,周青脑海中不约闪过一个矮胖肥硕,满面油光的女人。   他见过顾雅琴,一个完全配不上她名字的女人。   可以说女人相貌上的一切缺点她全都有,矮,黑,胖,小眼,黄齿,蒜头鼻……   很难想象老天爷是有多恨一个女人才会让她相貌如此。   收敛心神,周青低头走了进去。   房里除了顾雅琴外还有一个白面小生和两个保镖打扮的人,这会音乐响着,两人正一起唱着最古老的知心爱人。   不去过多打量,周青中规中矩的将果盘和酒水放在桌上,默默忙碌之后转身想走。   “等会!”顾雅琴停住歌声叫住了周青。   “顾姐。”周青视线盯着顾雅琴脚面,怕什么便来什么,她看到顾雅琴正迈动短腿朝他走来。   顾雅琴个子约在一米五左右,在接近一米八的周青面前足矮了一个脑袋,随着走近,周青就算是低着头都能看到她。   “新来的啊,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顾雅琴问。   “嗯,我做的是兼职。”   顾雅琴这会已经看清楚了周青相貌,那双小眼睛不由闪了一下。算不上太过精致的五官,组合起来却有种不常见的英气和硬气,结合他身材和气质,有着种十分引人瞩目的味道。   更关键的,顾雅琴阅男无数,已经可以初步凭借眼力来判断一个男人的其它方面。跟她带来的那个标志性小白脸相比,周青无疑更合她的胃口。   “过来,陪姐坐会!”   顾雅琴拿过手提包,捏了一叠钱递给周青。   周青心里短瞬犹豫,知道对有些人来说,不相好便是得罪,相好之后可能更加得罪。   他没接钱,礼貌回应:“顾姐,太多了……”   “姐有的是钱,拿着!”顾雅琴拉开了周青领口,把钱丢进了周青衣服里面,抓着周青的手不由分说就坐在了沙发上,开始跟顾雅琴唱歌的那个小白脸自觉给两人挪了些位置。   周青不歧视丑女,碰到非赏心悦目的类型会礼貌性别开视线,如今却被迫和顾雅琴近在咫尺。看不了她那张脸,不看又没礼貌……尤其顾雅琴嘴巴开合说话间,无意透出的那种味道,让周青屏住了呼吸。   顾雅琴眼神玩味,她当然知道自己什么样子,很多男人看她的眼神和周青一样,结果却不尽相同。有跟了她的男人享受荣华富贵的,也有出门无意碰到车祸或者被人打个半死的。   “玩个游戏吧,小方,一起来!”   顾雅琴拿过了色子和色盅,招呼了那个小白脸一句。   “顾姐,大冒险吗?”   小方满脸讨好凑了过来。   周青听顾雅琴说要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不妙,所谓的大冒险游戏套路其实不要太简单,其目的性却是给一些不恰当的事情提供了一个恰当的理由。   “帅哥,简单些,就玩大小。六色半数,你猜对一次我给你一百,猜错一次就由我提一个要求,不能满足的话,就罚酒三杯。”   这规则无疑是不公平的,但服务行业就是如此,没有工作人员会较真的和上帝去追求公平。周青不愿意得罪这个女人,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游戏开始。   顾雅琴玩色子很明显是高手,周青第一局就输掉了。   他没等顾雅琴说话,自觉喝了三杯啤酒,杯子是很精巧漂亮的玻璃杯,容量却一点不小,一小瓶啤酒只能倒一杯多点。   顾雅琴暗自冷笑,不动声色的又一次摇动了色盅。   周青运气明显还是不怎么样,再次猜错,他眉头皱了皱,重新端起了提前倒好的三杯啤酒。   左三杯,右三杯。   周青觉得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塞牙,不管怎么猜,结局总是他输。   顾雅琴表情越来越沉,游戏,本就是游而戏之,这小子一个要求都不肯让她提,只罚酒,明摆着是找不痛快。   她不急,想喝酒是么?那就让他喝个够。   不知道喝到多少杯的时候,周青冲到了洗手间。   啤酒,喝多了却也醉人。   东倒西歪回到顾雅琴面前,没有再落座的意思:“顾姐,我不成了!”   顾雅琴意味深长:“玩不起啊。”   周青醉醺醺之中,不再去想太多事儿,转身就走。   啪!   身后酒瓶杯子落地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本还算冷静的顾雅琴忽然就换了一个人:“给你脸不要是吧!想走容易,把这提啤酒喝光,我放你走。”   周青回身瞥了一眼,二十多瓶……   他失神瞬间,顾雅琴身后那两个像是保镖的人朝他走了过来,一人上前按住了他手臂,压迫着他跪在了地上,另一人拉住了他头发,强迫周青仰起头来。   顾雅琴则是拿着提前打好的酒瓶,显是要强硬灌下。   周青大脑恍惚,胸膛在起伏。   总有人会肆无忌惮的去践踏另外一个人,自以为自己真的是掌控一切的上帝。   顾雅琴越走越近,酒瓶凑了过来。   周青眼睛不知是酒意作用还是其它,泛红起来。   他抬手抓住了身后一人的头发,用力下拉,与此同时身体一扭摆脱了被控的手臂,起身站起。   虽醉,底子却还在。   很少人知道他那个别人眼中疯子一样的父亲曾是省散打协会的第一人,周青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怎么挨打和怎么打架,尽管他几乎没跟人动过手。   惨叫声响了起来,是身后一人的头发被周青生生揪掉了很多。   砰然声中,周青一脚扫在了另一人腿弯上。   转瞬间,局势反转,而顾雅琴正走走到了近前。   那个小白脸这会很男人的在旁叫嚣大吼:“你知不知道顾姐是什么人,你他妈今天能走出KTV算你厉害!”   周青脑袋清醒了一下:“顾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啪!   顾雅琴抬手一掌打断了周青的话。   那两个被周青突然反击弄到狼狈不堪的保镖这时再度反应过来,齐齐朝周青扑去。   顾雅琴退后:“打,出任何事我兜着。”   两保镖是很职业的打手,不管是动作还是力道都十分刁钻难缠。周青不醉,这两人不值一提,可此时头重脚轻的情况之下,周青脸上腹部迅速就被击中了数次。   尤其那个头皮被周青抓的犹自生疼的家伙,顺手操起一个酒瓶就摔在了周青额头上。   血霎时渗出,模糊了周青视线,他身体控制不住踉跄后悔撞在了KTV门上。   酒精麻醉了他疼痛神经,只机械的拉开包厢门脚步虚浮往外跑。   “追!”   顾雅琴怎肯就此算了,怒急发号施令,同时拿起了手机:“给我拦住KTV门口!”   二楼的客人包括服务生都听到了241包房的动静,有知道内情者难免同情,不知道内情者却是在门口看笑话和热闹。   娱乐场所里面,这种事虽不常见,却也绝不罕见。   杜飞和周青是同时间进KTV兼职的人员,两人性格一向接近,平时关系也可以。   他见状心里挣扎半响,悄悄去了洗手间。   上前劝阻和帮忙他不敢,能做的只能帮忙打个报警电话,希望周青可以撑到警察过来。   周青跑不过两个完全清醒的人,距离在逐渐拉进,更让他绝望的是刚要下楼梯的时候,楼梯下方杂乱的脚步声同时响起,至少有五六个人迎面赶来,也是顾雅琴的手下。   上天无路而入地无门。   情急之间他钻进了一个包厢,包厢里几个正在看热闹的女人吓得尖叫起来,周青用尽全力拽过桌子堵住房门,砰砰的砸门声和骂声随即响起。   几个女人退缩到了角落,有人拿出手机手忙脚乱的报警。   而被堵住的门根本起不到太多作用,桌子被撞的往后挪动,周青一个人也根本无力回天。   他视线旁顾,KTV的房间本就是封死的,便是连一个窗户都没有。   门被撞的越来越开,周青迅速让开。   刺耳的吱呀声中,桌子被几个人的力道推翻,人汹涌而入。   周青没任何反应就摔倒在地,蜷曲着身体护住头脸,任由这些人施为。   身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周青神智在渐渐消失。   再这样下去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死在这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些人停手了。   视线中,一个熟悉的影子朝他走来,是顾雅琴。   她蹲下身体,肥胖的手掌啪啪拍打着周青脸部:“爽不爽?”   周青动一下的力气都不再有,可还是被一股无形的冲动驱使着,忽然从地上弹起,卡住了顾雅琴脖子。   这种变故任何人都想不到,候在她身边的打手刚要上前,周青就抢过一个酒瓶毫不犹豫砸在了顾雅琴脑门上,余下的尖锐瓶身抵在了顾雅琴侧颈。   “谁敢再动!”   顾雅琴气疯了,却又不免恐惧。   这人和她碰上的所有人都不大一样,那种狠劲是发自骨子里的,顾雅琴相信自己如果再刺激他,可能他真敢做出什么。   “退后,退后!”   顾雅琴惊恐吩咐,来人潮水一样退开几步。   “年轻人,冲动的后果很可怕,你现在放了我,我既往不咎!”顾雅琴控制着自己声线,勉强镇定着。   周青莫名笑了起来:“死肥婆,你当老子傻逼啊。”   这笑容多少有些狰狞,让顾雅琴一个字都不敢再说,眼中闪动着恨意。   僵持中,时间分秒流逝。   周青眼皮子在打架,眼前阵阵泛黑。   他本就是凭着一腔武勇控制了顾雅琴,之前的他早在好些人的击打之下到了承受极限。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刺耳的警报声终于隐隐传来。   周青所有的力气在这声音的作用下瞬间空掉,失去了意识。 …… 未完待续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

我的夜店女老板

 

查看其他有关 女频小说 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素材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相关版权属原作者,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授权发表,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kqksnet@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