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去看书

我和萱姐的秘密

查看其他有关 女频小说 的文章

我和萱姐的秘密

-01-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爸娶了比我大五岁的刘萱进门。   当时我爸告诉我这件事,我极力反对,可我的反对没有任何作用,我爸执意把她娶进了门,为了表达我的不满,我愤然离家。   我这一去,就是三年。   可就在前天,我这后母给我打来了电话:“赵凡,你爸没了……”   收到噩耗,我没来得及给公司请假,急匆匆踏上连夜的火车回到家,到家之后,我却只能见到我爸冰冷的尸体躺在水晶棺里。   晴天霹雳,痛不欲生,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三年前的离开,竟成了我和我爸之间的永别。   刘萱说,我走后没多久,我爸就迷上了赌博,两年时间,我爸竟然就败光了家产。我爸坚持了一年,不堪重负,夜里喝了一整瓶的安眠药,就这么走了。   我想当然把罪责算在了刘萱头上:“你不就冲我爸的钱来的吗,我爸都输光了家产,你怎么还不走,装好人是吗?”   结果刘萱告诉我,其实她嫁给我爸纯粹是为了报恩。   我爸不光是甘丹有名的企业家,还是低调的慈善家,从发家之后就一直默默资助着各地不同的贫困生,刘萱就是其中一个。   刘萱说,她毕业以后,为了报答我爸,才执意嫁给我爸,除了这样的方式,她不知道用什么方式来报答这份恩情。   这些我爸从来没告诉过我!   为了给我爸办丧事,刘萱把所有积蓄都拿了出来,这一点确实让我感动,从这以后,我也对她有了改观。   后来因为我没给公司请假,公司打电话来要我不用回去上班了,刘萱知道以后就给我说:“小凡,以后咱们就是最亲的人,你留下来,咱们一起生活。”   我说:“你只是为了报恩,我爸现在没了,你没必要留下来了,你可以去寻找你的幸福,我不怪你,我爸肯定也不会怪你。”   刘萱却异常坚定:“我既然嫁给了你们赵家,就算你爸没了,我也是你们赵家的人,一直到死也是。”   我拗不过刘萱的坚持,只好默认,打这之后,我就和我名义上的小妈,相依为命,一起生活。   可我和刘萱相差只有五岁,加上她确实漂亮玲珑,生活在一起真有诸多不便,而这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慢慢的越加的明显。   这天下班,我刚回到家里,毫无征兆,外头顷刻间下起了暴雨,半个小时后,浑身淋透了的刘萱回来了。   因为是夏天,刘萱穿的很单薄,白色的背心,蓝色的短裙,可她被暴雨打湿之后,背心和裙子完全湿了个头顶,紧紧的贴在她身上,她一进门,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她粉红色的文xiong,第二眼看见的,就是她黑色的内内。   刘萱身材真的很好,平时在家里她穿着大号T恤权当睡衣,雪白的两条长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就已经够让我眼晕,此时被雨完全浇透了的身材显得更是妙曼无比,曲线完美到让人眼球都要跳出来。   “小凡,快来帮我接一下。”   还好刘萱没注意到我喷火的眼神,娇声喊了我一句,我赶紧过去接过她手里的袋子,里面装着今晚我俩的晚餐。   递过来袋子,刘萱匆匆就去卧室换了衣服,可能是心急的缘故,她忘了关门,门就半开着,一进去她刷的就脱了湿透了的背心和裙子,准备拿着袋子放厨房的我恰好看到这一幕,登时我这脚就被钉住了似的,走不动了。   我就站在门口,看的痴了。   刘萱背对着我,下一秒,她就把文xiong和内内也全都脱了,这一刻我就感觉有无数的蚂蚁在我体内爬来爬去,更像是有人点燃了我的血液,瞬间沸腾的差点控制不住喷血。   刘萱不只是身材妙曼引人入胜,那皮肤更是好到让无数女人嫉妒,尤其是此时她身上还有雨水珠挂着,更是一幅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让我压抑不住的想入非非。   “呀,小凡,你干嘛呢!”   我看的愣了神,刘萱忽然转过身看见了我,惊讶之下失声叫开了。   见状我吓坏了,心里咯噔就是一下子颤,瞬间也感觉做贼被发现了似的,脸上火辣辣的烫的要命,赶紧抬腿就往厨房走,不经大脑的解释了一句:“没、没干嘛,想工作的事儿走神了!”   这借口我自己都觉得蹩脚!   可到了厨房,我脑袋里还都是刘萱的身姿,在我往厨房来的那一瞬间,也是刘萱转身过来正面对着我的时候,我清晰的看见了她的黑色森林。   我虽然还是处,可我也和大多青春期的男生一样渴望过女人,背地里也偷偷看了不少片子,相比之下,刘萱的森林并不茂盛,可正是这样,反倒让我觉得她不像是二十六岁已为人妻的少妇,而更像是还在发育期的花季少女。   在厨房,我似乎是在洗菜,可我脑袋里,却全是挥之不去的刘萱的身影,还有那好看的黑色森林,还有那对有雨珠慢慢滑落的白团……   “小凡,想什么呢,菜都被你稀烂掉了。”   我正想入非非,耳边突然传来刘萱的娇声,我心里咯噔一惊,像是被刘萱窥探到了心事似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脸上也觉得火烫,低头一看,可不是么,绿色的菜叶 子都被我洗的不成样子了。   我打着磕绊急忙解释说:“没,就、就想点工作上的事儿。”   还好刘萱没提及刚才我偷看她的事情,很自然的把我顶替下来说:“好了,你快去休息,我做饭。”   “哦。”   我没坚持,放下手里的活儿就往外走,刘萱娴熟的开始清洗菜叶。到了厨房门口,我忍不住回头瞥过去,登时,火山爆发!   刘萱换好了衣服,和平时一样,一件白色的大号T恤,可是,刘萱弯腰洗澡的时候,那白色的T恤往上挪动,下面,赫然一对白花花又翘鼓鼓的菊花瓣!   她、她居然就只穿了这么一件T恤,就连内内都没有穿!   从没有在现实里见过女人菊花瓣的我,瞬间感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了鼻腔,噗的一下子,鼻血给喷出来了!   -02- 刘萱察觉到了我的异常,回头朝我看过来,“呀”的惊叫了声:“怎么流鼻血了?!” 刘萱异常紧张,慌忙忙的拉着我往卫生间去,我赶紧对着水龙头一顿冲,好在很快鼻血就给止住了。 “是不是上火了?”刘萱帮我扯着卫生纸,一边担忧的问我。 我压不住的瞥了眼刘萱T恤下边的地方,白花花的腿,看的我眼花缭乱的,好在不至于再喷鼻血了。 我一边把卫生间卷进鼻子里一边打慌说:“可能是吧,最近天燥热的厉害。” 刘萱嗯嗯说:“一直不下雨你没事,这一下雨反倒上火流血,呵呵。” 我心里暗暗苦笑,心说这要不是下这么一场大雨,估计我也没命目睹那两朵盛开的菊花。 “我接着做饭,你赶紧休息。” 刘萱没再说别的,放下卫生纸匆匆回了厨房继续忙活,可我这心绪早就飘荡到了天外去了,根本坐不住,没两下,我就控制不住,起来往厨房门口去了。 是,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想看。 我知道刘萱是我名义上的后母,我本不该对她有非分之想,可我毕竟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又没有女朋友,对女人滋味的渴望完全占据了我的心扉,我根本就控制不住啊我。 蹑手蹑脚到了厨房,期盼的一幕并没有进入眼帘,刘萱笔直得站着,正在专心致志的炒菜。 哗啦哗啦的炒菜声传出来,似是妙曼的音乐,刘萱认真炒菜的背影,都是那么的好看夺目。 我忍不住想到曾经看过的一个大片,女主只是裹着一个很小的围裙,在那里炒菜,她老公就在客厅坐着看报纸,家里来了贼,从背后对女主进行不可描述的动作,女主不敢反抗,不敢吭声,任凭贼从背后不断的怼她。 想到这种让我着火的画面,我居然差点忍不住学起了片子里的贼,想过去直接掀开刘萱的T恤,提枪而入! “不是让你休息吗,小凡?”刘萱炒好了菜,倒入盘中,转身见我在厨房发愣,很自然的笑道。 我回过神来,却做贼似的心虚,紧张兮兮的赶紧打哈哈扯谎,可我嘴巴刚张开,刘萱忽然瞪大了眼睛,怪异的表情盯着我某个地方看。 我顺势低头一看,登时大惊,脸上瞬间感觉火烫无比,整个人都木了! 肯定是我刚才想入非非,满脑袋都是不可描述的画面,居然导致我现在有了反应,屹立了起来,直接把衣服都快给撑破了! 我吓坏了,赶紧弓腰捂住,腆着脸想要解释,可一抬头,却发现刘萱双腮绯红,面含笑意的盯着我,一副目光挪不动的表情。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这……” 我磕磕绊绊的解释,这会儿耳根子都烫的有点生疼了。 刘萱却没有生气,莞尔一笑,落落大方:“没事,我理解你,呵呵。” 理解我?理解我什么?刘萱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理解我心里想什么,怎么想,需要什么吗?? 这话确实把我说迷糊了,可我又怕追问的话会更加尴尬,只好笑笑赶紧弓着腰,不敢坐在客厅,我就暂且先回了我的卧室。 进了屋子,等了约莫五分钟,这才总算放下高傲的头颅,回归了平静。结果我一站起来,却觉得湿乎乎的,我扯开一开,顿时无语。 没办法,我只好暂且脱下来放在屋里,现在洗的话势必会更加尴尬,还是晚上等刘萱睡了再洗好了。 出来吃饭,刘萱端坐那里,不知怎的,脸上却始终挂着那两抹腮红,甚至我还发现,她总是有意无意的猫我两眼,而且嘴角还勾勒着耐人寻味的弧度。 刘萱似乎是在含羞? 我正暗暗诧异,刘萱忽然开口问我:“小凡,你打算什么时候找女朋友?” “这个……” 这问题把我难住了。放以前,我家富裕,个人条件也不错,要找对象,真的不难。可现在呢?物欲横流,人家哪个姑娘不挑肥拣瘦的想找个物质条件好的男朋友? 我干脆苦笑说:“还是算了,没女孩喜欢我。” “为什么啊,怎么这么没有自信?”刘萱好奇的眨着眼睛。 我就把想法说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谁跟了我,那不是自讨苦吃吗,呵呵?” 刘萱噗嗤笑了,不以为然:“你以为现在女孩都只喜欢有钱的吗,那你就错了。小凡,你模样标致,人也踏实,肯定少不了有女孩喜欢,而且你有个很大的优点。” 这下换我好奇了:“什么优点,我怎么不知道?” 刘萱接下来说的话,顿时让我完全怔住了。她斜眼猫了下我刚才挺立起来的地方,娇声咯咯笑道:“那个地方,特别大。” “啊?!”我瞬间愣住,同时一下子就感觉有无数的虫子顺着我的血管在爬,刘萱这是在暗示我吗,她,她为什么说这个? sao动的内心让我立刻开始坐立不安起来,满脑袋都是各种想入非非的猜测,可是思来想去,我也想不通刘萱到底为何会说这个。 我脸肯定是红透了,刘萱见了掩嘴咯咯而笑,笑声如百灵鸟儿歌,笑容如百花齐绽放,真的是美呆了。 “小凡,你别告诉我,你还是处呢?” 刘萱咯咯笑道。 这可好,我不光觉得脸烫了,这下耳根子,脖子,都觉得烫了! 这么敏感尴尬的话题!刘萱这是要干嘛啊,非得把我挑的火烧火燎受不了才行吗? 难道她真的是想暗示我什么吗?! “哈哈。”刘萱看我这反应立刻就猜到了七八分,咯咯笑的更加欢实了:“你还真是啊?不应该啊,小凡,你这么帅,这么大,不可能没女人喜欢你的。你是不是眼光太高了些?” 我真是羞臊到姥姥家了,恨不得把头直接钻到桌子底下去,支支吾吾的:“小妈,你、你就别逗我了……” 自从我和刘萱和解之后,出于对她身份的尊重,所以我一直喊她小妈。 然而这次刘萱却对这称呼有了意见:“小凡,你不觉得你对我的这个称呼,是一种束缚吗?” -03- 我没明白刘萱的意思:“什、什么束缚?” 刘萱娇嗔说:“你怎么这么笨呢,小凡?是,我是嫁给了你爸,可我只比你大五岁而已,你觉得你一直喊我小妈小妈的,合适吗?”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喊姐?”我没多想,就随口试探道。 不成想刘萱欣喜的很:“对对,喊姐就可以了。喊姐的话,很多事情都会很方便,你说呢?” 刘萱的话真的太深奥了,搞的我晕头转向,彻底迷糊了。 我抬头看向刘萱,却见她嘴角挂着浅笑,眼神放着光芒,直勾勾的看着我,那感觉,真的就像是片子里想要求欢女人的样子。 我像是被电了一下似的,浑身猛地就酥了麻了,登时也收了目光,低着头吞吞吐吐的:“什么、什么方便?” “哎,我算服了,小凡,你这么聪明的弟弟,怎么在这种事情上,这么不开窍呢?”刘萱有些嗔怒。 我苦笑说:“我确实不懂啊,小妈,哦不不,萱姐。” 我这一声萱姐喊出来,刘萱噗嗤就笑了,笑的花枝招展,笑的宛如春风。 “算了,快吃饭吧,等你开窍了,再找我好了。”刘萱似乎依旧话里有话,我是有这种感觉,可我确实就是不懂她这话里的意思。 我也不好追问,只好嗯嗯了声埋头吃饭,可我这脑子里,却一直都是方才看到刘萱的地方…… 饭后,我主动拿起碗筷想去收拾,刘萱却抢了去:“你别动了,坐着休息,我去洗。” 我也没坚持,哦了声就听之任之了。其实我心里怎么想的我特别清楚,我就是想刘萱去洗碗的时候,我可以一览无余的观看那片风景! 是,这真的不道德,我知道,可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想看! 在洗碗的时候,刘萱势必是要弯腰的,而她只要一弯腰,T恤,绝对遮盖不住她那对美丽而又翘楚的菊花瓣。 等刘萱把碗筷都拿到了厨房,厨房传出水流声之后,我就蹑手蹑脚过去了,到了厨房门外,偷偷的往里面看。 这一看,无疑再次让我血液倒流,浑身喷火! 好一对花瓣,翘而不肥,弹而有力,中间和外阔的线条鲜明而完美,如果能上去拍一下的话,那感觉肯定美妙绝伦! 望着这对花瓣,没几秒的工夫,我就觉得喉咙燥干了,我偷偷吞了口唾沫,忽然,鼻腔又有血腥味传来! 我惊坏了,本能的用手捂住鼻子,可这鼻血来的太快太猛,一下子就顺着我的指缝流了出来! 这下我可不能再看下去了,拔腿就跑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哗哗的开始清洗。 清凉的自来水拍打在鼻子上,总算是多少起到了点作用,把我体内燥热难耐的烈火稍稍压了下去。没有了火,那鼻血自然也就不会继续流淌,不一会儿,总算是好了。 我这刚要拿卫生纸再次塞住不争气的鼻子,身后,卫生间门口,突然传来刘萱咯咯的娇笑声:“小凡,你怎么又流鼻血啦?” 刘萱的话语里没有了方才的关心,反而多了一种玩味,这感觉让我怪怪的。 我总不能说实话啊,只好捂着鼻子苦笑说:“就是火太大了,呵呵。” “好端端的怎么会火大了呢,是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了?”刘萱怪里怪气的口吻,而且看我的眼神似乎也带着古怪的味道。 这话问的我瞠目结舌,当真是猝不及防,登时感觉浑身发烫,想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免得在这丢人! 可我觉得我偷看她,她不应该发现的啊! “什么不该看的啊,呵呵。”我权当她是玩笑,故而也强做镇定,玩笑的口吻回道。 刘萱捂着嘴咯咯笑了:“小凡,其实我都知道,你一个人躲在屋子里看那些片子,对吧?” “啊?这……那什么……”我惊慌失措,手脚都不是我的了,放哪儿都觉得不对劲,整个人都傻了。这刘萱,怎么会发现我在屋子里偷看那些片子的?每次我都很小心的把房门关上的啊。 刘萱却没有责怪我的意思:“看你脸红什么,很尴尬吗?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对女人渴望,也很正常,你要是不看那些片子,才叫不正常呢!” 虽然这话貌似是理解万岁的意思,可在我听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啊! “小凡,你有没有想过,找个女朋友的话,就不用看片子了,而是能看真人了?”刘萱忽然笑眯眯的如是说。 今天刘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总觉得她一直在把话题往男女的事情上带?这不摆明了让我胡思乱想,让我着火呢么?我天! “萱姐,我,我暂时还不想找女朋友……”我想着法想结束这种话题,毕竟跟刘萱说这些的话,不光能让我喷火,还尴尬的很,万一最后说的我俩ai昧丛生,控制不住了,那可怎么办? 她可是嫁给我爸的! 可刘萱却似乎不肯放弃,依旧眉开眼笑的:“你都这么大了,难道每天都靠看那种片子解决你的需求吗?或者……靠偷看你姐姐我?” “啊?”刘萱最后一句话直接把我说愣住了。 难道她真的发现我…… 我咬着牙决定死不承认:“姐,别、别说笑了……我哪儿敢偷看你啊?” 刘萱却嘎嘎笑了:“你看你还不敢承认,你要不是看见我那什么了,你能流鼻血吗,你想让我去洗碗,就是为了趁机看我,对吧?” 我的天! 刘萱怎么知道!? 难道我的邪恶想法真的就这么赤果果的写在我脸上来的吗? 难道说人真的不能有点歪心思,要不然就真能被人一眼戳破? 我一下子就慌了,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赶紧艾艾说:“萱姐,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我刚才,我我我……” 情急的我想当然成了一个结巴,磕磕绊绊了半天,就是解释不出来个一二三,刘萱就笑看着我,那眼神,那表情,特怪! 吭哧半天我都没解释清楚,毕竟我确实是有意偷看的,最后我心一横,无奈苦笑道:“姐,我错了,真错了……”   -04- 此时的我完全成了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脸上火辣无比,内心愧疚不安,无地自容,悔不该当初。 其实我还真期望刘萱能骂我个狗血淋头,也好让我记住教训,以后不能干这么龌龊的事儿了。可结果,刘萱却哧哧笑了。 “傻弟弟,你觉得姐就那么健忘,会忘了穿内内吗?” 刘萱的话再次说的我愣住。 这话什么意思,她知道她没有穿?她是故意的?为什么故意不穿?难道,难道她就是想给我机会让我偷看?这又是为什么? 我脑袋瓜子是彻底凌乱了,整个人都木了,一头的雾水,特别不解的望着她说:“萱姐,这……这,你……你是有意、有意不穿的?” 刘萱给了我直接的回答:“是,就是有意的,而且,就是为了给你看的。” “姐,这……这是为什么啊?”我彻底成了名副其实的懵逼。 刘萱幽幽叹了口气,笑容旋即不见,有的,却是无尽的惆怅:“自从我嫁给你爸,我从来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真的,你爸当时岁数已经大了,那方面,已经不行了。我嫁给你爸的时候,我不是处,这一点我没有骗他,他也并不介意。可我嫁给他之后,我索取过,不止一次,可每次,他都不行。小凡,你爸没有碰过我,真的,一次都没有,我跟他还是纸上的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说实话她这话面上的意思我明白了,可她说这些的最终目的,我确实不懂。 “萱姐,那,那又怎么了?”我试探着的问道。 刘萱哭笑不得,怨声载道:“你怎么就这么笨呢小凡!你现在这么大了,你真不想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吗,你现在眼前,就有一个女人,我自问自己长的还不算难看,对吗,难道你就不想……?” 最后的话刘萱特地略去,而这种说话的方式无疑更是具有巨大的魔力,可以带给人无限的遐想,这比直接说出来,更要人的老命! 我总算明白了刘萱的意思! 可我不能够啊! 我压着内心清晰的兴奋,努力尝试让我内心的理智占据上风:“萱姐,不、不可以,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小妈,我俩不能……” 刘萱直接打断了我:“我为什么不让你喊我小妈?这就是束缚,明白了吗?我和你爸没有关系,真的没有,我完全是为了报恩,就这么简单,你能不能别有那些心理负担,道德束缚?我就问你,抛开一切不说,就单说,你喜欢不喜欢我,想不想要我?” 说实话,我想,我喜欢! 刘萱人漂亮,勤快,善良,感恩,xing感,妖rao! 这样的女人谁不喜欢,这样的女人谁不想占据? 可她是我小妈哎。 我果断摇头,跟个拨浪鼓似的:“萱姐,不行不行,反正我俩真不行。” “你!” 刘萱应该是炸了,怒容乍现。 可她生气的样子,居然都那么好看! “小凡,你和我相依为命,一起过日子,难道就不能满足彼此的需求吗?这样好了,我给你时间,你考虑一下,就这样。”刘萱特无奈的苦笑,转身走了。 在她走后,我才发现,我额头上,手心,居然都已经都是汗了! 可说实话,刘萱扭头的那一瞬,我脑袋里居然蹦出来个念头,拦住她,拉住她,压倒她! 可最后还是被道德束缚绑的我死死的。 我真的怕,一旦我越过了雷池,会有什么后果…… 纠结,忐忑,想要,却又不敢,五味杂陈,百感交集,乱七八糟啊! 我真的想要,因为我的身体是不可能骗人的,此时的我,就跟在火坑里烧,火架上烤一样,整个人都是燥热的,就连孤零零、从未发挥过作用的枪杆子都蠢蠢欲动想要拔地而起! 可就是被道德的枷锁绑的我无可奈何,没有那个胆子。 我暗暗骂着大街,急匆匆去了卫生间,直接凉水浇个透,企图用外界的冰凉来降低我体内三位真火燃烧似的温度。还别说,这效果,挺好的。 冲了五分钟,体内的火就熄灭了,感觉透心凉的很。 完事儿我就回了屋子,生怕我又胡思乱想,干脆就玩起了手机。 玩游戏时间总会过的很快,不知道多久,隐约的,我就听见有人喊我名字。 一开始我以为是幻觉,可我竖起耳朵,就听见微弱但确实存在的声音:“小凡,小凡……” 鬼?怎么可能,这世界哪儿有那东西! 这房子里就我和刘萱! 是她在喊我,声音还这么微弱,我心头一紧,隐约觉得她肯定有事,这一慌,拖鞋也没踩,直接就跑出卧室推门进了刘萱房间。 刘萱躺在床上,脸色没了之前的红润,被子盖的死死的,特虚弱的样子。 “小凡,我,我可能发烧了……”刘萱见我来了,有气无力的说道。 看刘萱这么难受的样子,我这心里居然莫名的酸楚,甚至疼! “肯定是被雨淋的,我送你去医院。”我紧张万分,赶紧回头就想去穿衣服,可刘萱却叫住了我:“不用,又不是高烧,你,你帮我打盆水,拿条毛巾,帮我擦擦。” 我迟疑了下,干脆先过去轻轻把手房子她额头上,温度确实不是多高,这我才放心下来,嗯嗯了声就去打了水拿了毛巾过来。 我小心翼翼的帮刘萱擦了脸,脖子,本来这就打算把毛巾再湿一下之后就放她额头上了,可她却忽然说:“帮、帮我擦擦身子。” “啊?”我惊的叫了出来,始终是不敢真的妄动。 刘萱皱着眉说:“你忍心看我难受啊,这时候了,你还顾虑什么啊你?” 看刘萱确实挺难受,原本红润白皙的面庞,这时候都已经暗淡无色,加上皱眉不悦,我心一横,直接把顾虑忌讳丢到一旁,掀开了被子。 可这一掀被子,我登时就愣住了,三秒之后,鼻血再次喷发! 这被子之下,刘萱居然一丝不挂! 妙曼身躯,赫然在目。 傲然屹立的山峰,并不繁茂却绝对美丽you人的黑林,近在咫尺! 面对刘萱如此的诱惑小凡怎么做? 未完待续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长按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

我和萱姐的秘密

查看其他有关 女频小说 的文章
版权声明

本文素材及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相关版权属原作者,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授权发表,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kqksnet@163.com